最新消息:

被网红脸毁掉的中国女孩

生活感悟 数猫网sumaoo 273浏览
久不上微博,我就感觉与时代脱节。

那天我在刷微博,突然在同学分组,看到一张陌生美女的脸。

这谁?

点进去一看。

我去,好久不见的同学,突然做起了网红……

不少中国女孩都有明星梦,如今,又多了个网红梦,嘴上说着嫌弃,心里充满向往。

可怕。

为什么想做网红?有钱

许多人想做网红的原因,简单得出奇:

「变漂亮后,可以挣更多钱。」

在中国,凭借网红身份实现财务自由的案例,数不胜数。

号称新一代国民女神的南笙姑娘,凭借在豆瓣的一系列复古写真开始受到大量关注。

她在整红了后,签约影视公司、为《男人装》拍写真、出书,活跃在各大影视和综艺里。

南笙有演技吗?没有。

南笙有才华吗?没有。

南笙很努力吗?没有。

她却依靠整容出的漂亮脸蛋,加上营销公司的大力宣传,获得了世俗眼中的成功:名和利。

无数女孩鄙视又羡慕这样的人生,甚至开始动摇自己的观念。

整容后的人生,真的更顺风顺水吗?

佳琳是名普通国企员工,有很好的舞蹈功底,偶尔会在周末接演出。

一次演出后,商家说她又胖又丑,还拍下照片,告诉领队,说:

「这种人永远不要出现了」。

佳琳很受挫,她跳了 17 年舞蹈,就这样被轻易否定了。

当时她就决定,就算贷款,也要整容。

后来,佳琳借钱整容,有家整容医院,给了她大折扣。

为了感谢医生,佳琳直播帮他做宣传,没想到,吸引了许多粉丝关注。

佳琳继续直播,她承认了整容,并在直播里说:希望能够通过打赏,继续做下一步的整容。

粉丝很买账,愿意了解整容知识,疯狂打赏。

等等,这不本该是个黑化故事,怎么硬生生变成励志鸡汤了?

这些网红让我们看到:

整容后的人生,更顺风顺水。

人生如此,难怪有那么多人纷纷效仿,背上一切风险,也要整容做网红。

网红脸,何时开始走向千篇一律?

我有个网红朋友,本有双很好看的单眼皮。

她皮肤白嫩,皓齿红唇,小小眼睛一笑,眯成一条缝,有点像周冬雨,特别可爱。

我问过几个男生,都觉得朋友长得好看。

可她说:「很多美女的眼睛都很大啊,都是双眼皮,我不做个双眼皮开个眼角,多丑。」

不知从何时开始,大众审美标准,影响到个人审美,走向同质化。

真怀念八九十年代,那时我们所接触到的明星是:

令人怜惜的倩女王祖贤,红衣似火的东方不败林青霞,苦苦寻爱的紫霞仙子朱茵。

她们各有特色,各有风情,她们或硬朗或娇俏,或妩媚或冷艳。

我们通过影视认识她们,因她们塑造的人物,爱上她们。

如今,迅速发展的互联网,使普通人的成名梦想变得触手可及,网红门槛并不高,离不开的一个词是「网络」。

网络给了普通人成名的捷径,一众粉丝为她们加持,让网红不得不依靠拥有强大力量的人民群众,网红们开始迎合群众。

网红们会这么想——

大嘴美女姚晨固然好看,但大众普遍喜欢樱桃小嘴嘟嘟唇,于是我就整成樱桃小组嘟嘟唇……

小眼睛周冬雨也有气质,可大眼睛更多人欣赏,于是我就开个眼角,整个欧式双眼皮……

所以,早期网红尽可能参照大众审美,选择迎合更多人喜欢的样子,以博取更高关注度。

网红们在迎合大众审美的过程中,将所有大众公认好看的标准做了合集,并走向了极端,于是有了网红脸。

尽管一些网红脸整得不协调,如 SD 洋娃娃一样呆板,仍会被人夸:

「好看。」

网红脸何时走向妖魔化?

15 年 4 月,「蛇精女」一词首次在网络上出现。

主人翁李蒽熙,声称自己是十五岁少女,发布一系列整容过度的图片,在网络走红。

网友惊叹:「画面实在太美,尖脸白肤,好似蛇精」。

这位 15 岁少女,被邀请参加某综艺节目,在节目现场与女嘉宾对骂,放言:

「宁愿低头把自己扎死也不愿丑死,要美不要命。」

无独有偶。

次年,同样把下巴整到快扎死自己的「蛇精男」刘梓晨,横空出世。

他通过高调炫富和对外貌的迷之自信,在网路上打响名号,几度与网友隔空撕逼。

一时间,成为网络红人。

大到快占满整张脸的眼睛,高到无法呼吸的鼻子,肿肿的嘴唇……

好似五官局促挤在一张脸上。

这特么还是人类吗?

她们刻意迎合网友们的审丑心态,给自己打上了「整容」、「蛇精」、「炫富」、「装逼」这些极具争议性的标签,博人眼球。

对一个颇有名气的网红来说,月入十万是件轻而易举的事。

因为知名度,她们直播、做段子手、开淘宝店、接广告……比一般人要容易挣钱得多。

网红经济迅猛发展,在千篇一律的美丽之中,不乏走火入魔的网红走向极端,挑战大众的审美底线。

哪怕让人恶心,被人谩骂,只要有足够的关注度、吸引眼球,就能带来一系列收益,网红的目的也就达到了。

无论男女,不管因丑闻还是美誉,只要其通过网络传播而变得广为人知,那就是「网红」。

现今,我们对网红的定义更为宽泛。

粉丝几万到几百万不等,活跃在微博等任一社交平台,就可以被称为「网红」。

网红中不乏正能量存在,比如智慧与美貌并存的女子 Papi 酱,比如开设「暴走」系列的王尼玛……

可是这些年,一提起网红,我们脑海里就会浮现——

没错,就是「网红脸」。

如果说「网红」是个中性词,那么「网红脸」一定是一个带贬义色彩的词。

丰满的额头、欧式双眼皮、卧蚕、高鼻梁、苹果肌、嘟嘟唇……是网红脸的标配。

网红脸,这个高度发展的整容行业和大众审美作用下的产物,正以一种不可抵挡之势,快速侵占我们的视野。

有些网红脸,就如同「张馨予、张雨馨、张艺兴、张歆艺」这些名字一样,让我们傻傻分不清楚。

千篇一律的美,让我们审美疲劳。

大众也一度对整容有很大偏见,其实整容并没有什么错,网红和网红脸也没有错。

好比在 2003 年,蔡依林的《看我72变》里写「无所谓,管它缺不缺陷,让鼻子再高一点,空气才新鲜。再见单眼皮再见,腰围再小一点,努力战胜一切,缺点变成焦点。」

歌曲表达了女性对美的追求,也呼吁人们抛开「旧观念」,正视整容这个事情。

只是,在不知不觉间,随着整容行业的发展、明星网红普遍整容的作用下,大众对整容的认知也在逐渐发生着变化。

人们对整容的容忍度比从前高了,有人接受他人整容,有人认为自己可以适当微整,有人认为割个双眼皮不算什么……

网红整容,折射着万千少男少女对美好生活的想象,人人都在追求美。

而这「美好生活」,竟是「钱」,这是对「追求美」的亵渎,更是价值观的扭曲。

「追求完美的境界,人不爱美天诛地灭」,像蔡依林歌词里唱的,不论如何,追求美好的事物是人的本性,追求颜值是个人的权利。

只是,希望这个美丽世界仍然存在多样化,而不是妖魔化。

韩式半永久可以少一点,双眼皮也不用一众雷同,别让过度的整容网红脸毁了中国女孩的面孔和心智。

转载请注明:数猫sumaoo » 被网红脸毁掉的中国女孩